【审判·印记】深圳行政审判经典案例:助推法治
ʱ䣺 2019-10-09

  全国首例香港居民起诉内地行政机关的行政诉讼案件——郑某安因不服行政处罚诉中华人民共和国九龙海关案

  全国行政不作为十大案例——彭某诉深圳市南山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行政不作为案

  郑某安于1987年12月25日从香港经罗湖口岸入境,没有向入境地海关申报物品。

  1987年12月30日,郑某安从深圳经罗湖口岸出境,携带未经海关验核签章的港币81500元,走无申报物品通道,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九龙海关罗湖分关查获。

  1988年1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九龙海关(以下简称九龙海关)发出处罚通知书,对郑某安作出没收港币81500元,罚款人民币 1000 元的处罚决定。

  1988年1月21日,郑某安向九龙海关申请复议;同年3月17日,九龙海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实施细则》的规定,作出“原处罚予以维持”的复议决定。郑某安因对复议决定不服,遂于1988年4月16日向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起诉。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郑某安出境未向出境地海关申报,携带国家限制出境的港币81500元,走无申报物品通道,已构成走私行为。

  九龙海关对郑某安的处理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理恰当,判决维持九龙海关作出的复议决定书。判决后,郑某安没有提出上诉。

  该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海关作为被告的首宗行政案件, 也是首宗香港居民起诉内地国家行政机关的案件,同时是深圳特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的第一起行政诉讼案件。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香港无线电视台、股票开户转户流程,香港电台、香港《大公报》《文汇报》《深圳特区报》《法制日报》等新闻媒体对此案作了专门报道。

  海关总署及各海关、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司法局、工商局、劳动局、卫生局等多家单位派代表到庭旁听。当时我国尚未颁布《行政诉讼法》,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参照《民事诉讼法》, 公开开庭审理,依法判决维持九龙海关作出的复议决定,率先向境外公众展现了我国内地行政审判的裁判规则,彰显了良好的法治形象。

  该案于2015年1月15日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行政不作为十大典型案例”,充分体现了行政审判在推动法治政府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2011年9月1日,南山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以下简称区监察大队)接到群众来电反映901房住户存在违法加建行为,经调查取证,查明陆某在901房的开放式阳台上有违法搭建钢结构玻璃幕墙的行为,遂于2011年9月4日作出《责令停止 ( 改正 ) 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其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在2011年9月7日12时前清理并自行拆除。

  2011年10月25日,区监察大队又作出深南规土行罚字(2011)第0701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陆某违法搭建玻璃幕墙行为违反《深圳市城市规划条例》有关规定,决定依法拆除玻璃幕墙,并书面告知其应自上述处罚决定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自动履行该决定,逾期不履行的,将依法强制执行。该《行政处罚决定书》于当日送达陆某。

  2012年1月9日,在网红打卡地全国百余名记者。区监察大队向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建议对901房产实施产权暂缓登记。2013年1月28日,区监察大队作出《催告书》,要求陆某拆除阳台搭建玻璃幕墙,恢复阳台原状。针对涉案《责令停止 ( 改正 ) 违法行为通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陆某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行政诉讼,亦未申请行政复议。

  截至案件开庭审理之日,上述违法搭建的玻璃幕墙尚未拆除。902 房业主彭某认为区监察大队在发出《责令停止 ( 改正 ) 违法行为通知书》后,对后续执行情况不管不问,是一种行政不作为,故以区监察大队为被告诉至法院,请求确认被告未履行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责令被告立即依法作为,强制拆除违建部分。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区监察大队作出限期依法拆除的行政决定后,在行政相对人未申请行政复议亦未提起行政诉讼、且拒不履行的情况下,至开庭审理之日止,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仅作出催告而未对案件作进一步处理,且未提供证据证明有相关合法、合理的事由,其行为显然不当,已构成怠于履行法定职责,应予纠正。

  鉴于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和实施强制拆除属于行政机关的行政职权,且实施行政强制拆除具有严格的法定程序,故不宜直接责令区监察大队强制拆除违法建筑。遂判决区监察大队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对南山区某小区A座901房的违法建设问题依法继续作出处理。彭某及区监察大队均不服一审判决, 提起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通过本案,人民法院以裁判方式昭示了合法生效的行政决定必须得到执行。不以法律强制作为后盾的处罚决定,会损害公众对法治的信仰。对违法建筑的查处和拆除,始终是城市管理的难点,也是规划部门和土地管理、市容管理部门的执法重点。相关行政执法机关对违法建筑的查处,不能仅仅止于作出处罚决定,而应当依据《行政强制法》的规定,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处罚决定的执行,才是完全履行法定职责。

  《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作出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当然,由于行政管理的多样性,法律法规一般不会规定作出处罚决定后行政机关强制拆除的期限,但仍需要在合理期限内履行。

  本案中,人民法院认定区监察大队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未强制执行,已明显超过合理期限,属于怠于履行法定职责,在判决方式上责令其继续处理,既符合法律规定精神,也有利于尽可能通过教育说服而不是强制手段保证处罚决定的实施,具有一定示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