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与学习

更新时间:2019-01-15

诚然我心里有焦虑,在儿子看到很晚的时候我也露面制止他了,然而基础没用。他抗衡强烈,要么气呼呼的去睡觉,更甚至会看到更晚。

固然始终在上课,然而最基本的“信”字我仍未树立起来。对孩子的信任、对自己的信赖、对人性的信任。

看电视、睡觉、学习……这些事件都是人生构成的一部分,是什么让他们变得唇齿相依呢?让本来都自然而然的事件,变成了各种对立的存在。

十一国庆期间公公婆婆搬走了,儿子有了自己独破的房间,他房间有了电视,可能自己想看到什么时候看到什么时候。

能做到目瞪口呆,与我来说,背地需要面对的是自己的着急。

信息化时代,我却依然把电视(游戏、网络)变成了孩子的稀缺资源,使孩子不得不压迫睡眠时间去满足看电视的欲望,让孩子觉着学习占用的时光看起来妨碍了看电视、玩游戏。

因为上课的关系,我尽量让自己不去严格恳求他,只是在太晚的时候提出请求即时睡觉。于是我大多数时候保持目瞪口呆的方式,尽量坚持沉默。

于是我跟老公的焦急同样都冒头了:他会不会看起来一发不可收拾?晚上会不会都搞到很晚才睡觉?早上又怎么起床上学?

为什么会这样呢?平衡被攻破了。孩子的自我调节在家长的干预下被严格搅扰,他的生态均衡不能本人建立、自我调节,而家长操纵下的孩子的生态系统,已经重大失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