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最有魅力的“读书家”

更新时间:2018-12-27

今天,12月26日,

对毛泽东来说,读书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决定,不是简单靠兴趣部署的取舍,甚至也不仅是为了工作的需要,而是他的一种精神存在和思维升华的必要方式,是一种基本的生活常态。

毛泽东在延安时期说过一句话:“如果再过10年我就去世了,那么我就一定要学习9年零359天。”他讲这个话,是渴望领导干部们放松时间读书学习,毛泽东自己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毛泽东读书不仅广博,还很偏深。除了常用的马列经典跟文史哲方面有代表性的著述外,毛泽东还有兴致读一些在特定环境中传布不广的书。例如,长征刚到陕北,他就同斯诺谈到了英国科幻作家威尔斯的作品,后者写有《星际大战》、《月球上的第一批人》。他还曾细读过苏联威廉斯的《土壤学》,多次在一些会议上念叨书中的一些观点。

毛泽东,不仅是一位宏大的政治家、军事家,还是一位终生治学的读书家。有人把毛泽东定位为杰出的、最有魅力的特殊的“读书家”,这是恰到利益、名符切实的评估。像他那样酷爱读书,读有所得,得而能用,用而生巧的人,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确属常见。

咱们迎来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

9万存书,见证一代伟人热爱读书

毛泽东住在中南海颐年堂里面的一个院子,叫菊香书屋。他逝世后,保存在菊香书屋的书有9万多册。不能说所有的藏书他都读过,但这些书是他进城后逐步积累起来的,其中有不少书籍上留下他的批注跟圈画。而毛泽东读而未藏的书籍,或读过藏过但后来损失的书籍,就更不知多少何了。总的说来,毛泽东的阅读领域,从马列经典到文史典籍,从社会科学到自然迷信,囊括古今中外,纵横经史子集,波及哲学、经济、政治、军事、文艺、历史、科技、宗教等范围。